荔枝fm啾啾私人音频在线观看

上市一年多后,荔枝FM的股价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趋势上市即遭破发,从11美元的发行价格下跌到2美元左右,今年年初,股价又上涨到16美元左右,可谓十分刺激。

3月9日晚,荔枝FM发布了2020年的业绩。业绩公布后,荔枝FM(以下简称荔枝)的股票略有上涨。

作为荔枝上市后的第二份年度报告,虽然公司全年仍在亏损,但亏损已经缩小。2020年年收入15.03亿元,同比增长25%,净亏损8220万元,比2019年1.33亿元窄38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荔枝从Q3开始就没有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下)获利,Q3和Q4的净利润分别为60万和540万。

上市一年后,荔枝FM勉强走上了盈利之路

荔枝成立于2013年,根据近几年公布的财务数据,在过去三年里,虽然收入数据不断增加,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

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,荔枝的收入分别为4.5亿元、8亿元和11.8亿元。同时,净亏损分别为1.5亿元、934.2万元和1.3亿元。直到2020年上市,荔枝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季度利润。

当然,最近很多敲钟上市的股票,也是希望一边上市募集资金,一边继续烧钱引流,再趁机寻找更好的盈利模式,所以熔财经愿意这么说,荔枝在一年内就可以开始盈利,至少在商业模式上比较稳定,君不见,京东也一直亏损。

对于股民或投资者来说,一个公司能否快速实现盈利,当然并不重要,关键还是整个商业模式和盈利点,能否说得通。但回顾荔枝的收益数据,企业虽然走上了盈利的道路,但利润来得并不踏实。

首先看一下荔枝的收入构成,在招股书中,荔枝把自己定义为UGC在线音频平台,讲的是声音的故事,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一个声音的直播间,而这样的平台,荔枝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用户对播主的奖励,即音频收入。

在荔枝的整个收入中,音频收入所占比例一直很高,而且逐年上升,剩下的一位数所占比例,则是通过广告、播客等其他方式产生的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到2020年,音频收入仍占98%以上。

这种收入构成,意味着用户的付费意愿非常重要,只有用户愿意付钱,荔枝的收入才会越来越高。收益报告显示,荔枝在2020年下半年所获利润,主要是由于付费用户和广告主的增加。

但是对比荔枝的收入数据,可能并不乐观。截至2019年,荔枝平均每月收费用户为43.41万人,同期收费用户为5190万人,收费用户占0.84%,ARPU为0.12万元。

到2020年,财务报告数据显示,荔枝支付用户42.24万,同期活跃会员5840万,支付用户占0.72%。与2019年相比,支付用户的相关数据略有下降。

此外,收入规模的增长速度也在放缓,Q3、Q4荔枝的收入同比增长速度不同于10%和23%,而第二季度荔枝的收入同比增长速度为42%和56%。

由此可见,只能说荔枝的活跃会员数量增加了,这一数据荔枝一直可以达到每年10%以上的增长,但实际上,关键的付费会员数据变化不大,甚至略有下降,因此,付费会员不一定是荔枝获利的主力军。

财务报告认为,实现盈利的另一个原因是播客业务的增长和广告主数量的增加,也就是说,广告高,但实际上荔枝这部分业务的规模并不大,一直保持在每季500万元左右,实在是撼动不了大树。

因此,熔融金融可以猜测,在收入规模没有大幅增加,收入渠道也没有增加的前提下,一个企业的利润突破很可能是压缩成本或提高经营效率。

从招股书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线索。荔枝曾经提到,2019年的损失比2018年扩大,下一步盈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以高成本、高效率的方式实现快速增长。

实际上,在荔枝20年Q4的财务数据中,销售和营销费用并没有大幅度降低,反而增加了,但是行政成本的增长率并没有比收入的增长率高,这也许可以证实荔枝正在努力提高经营效益比。

另一种增加利润的可能性来自荔枝和肖鹏汽车的合作。去年12月,荔枝宣布与肖鹏汽车达成车载音频方向合作。消息出来后,立即对荔枝的股价起到了提振作用,从2字头上升到3字头。

然而,回顾这次合作,荔枝和小鹏的创始人本质上就是高中同学,这次合作更多的是想为对方讲故事,小鹏汽车预测,20年Q4的销量将达到10,000辆左右,这一数量下的合作将为荔枝带来大量的付费用户,还不算太早。

因此,对于像荔枝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,无论是压缩成本,还是给投资者讲故事,通过这两种方式实现的利润增长,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,就像走独木桥一样,感觉不稳定,荔枝下一步该挖的,就是其他扩大自己收入的方法。

长音频领域,单讲声音故事的荔枝FM有什么竞争力?

目前短视频正受到市场的追捧,音频APP的出现,更多的还是与知识付费联系在一起,在知识付费正火的18-19年,音频APP的头号品牌喜马拉雅也因此而闻名。

但荔枝并没有选择像喜马拉雅这样的音频APP走同样的创业之路,而是自成一派,只讲了一个声音故事。

荔枝给自己的定位是中国最大的UGC音频平台,喜马拉雅、蜻蜓FM等平台采用PGC平台模式,简单来说,UGC平台的收入主要是用户购买的虚拟礼物和奖励等,PGC平台主要是通过平台投入资本制作高质量的内容

以喜马拉雅为例,自成立以来,将自己的业务扩展到知识收费、版权有声书,与金融平台合作,实现会员引流,收入渠道也很大,包括广告收入、知识收费、平台佣金、会员费用等

但荔枝却一直坚持采用UGC模式,其他业务所占比例不大,因为收入渠道单一,也制约了荔枝的利润。

上面曾经说过,自2020年以来,荔枝对付费用户的关键数据并没有太大的提升,尽管平台的活跃用户比19年增长了12%,但是用户不愿意花钱,这样收入就不会上升。对于荔枝来说,如果不改变单一的收入方式,很可能会浪费那些辛辛苦苦会员。

当然,任何事情都有两个方面。单一的收入渠道不仅有害,还有荔枝的好处。一是坚持用户自己生产内容,让荔枝免受内容成本压制。在当今社会,高质量的内容成本只会上升而不会下降。

例如,在有声书渠道方面,在成本优势上很难与上游版权方自己开发的APP拼写,而像知识付费和明星栏目一样,大IP的出场费也是不少的,相比之下,荔枝在UGC上的坚持,更像是一手不出彩,但安全的牌。

另一个好处是熔融金融认为它来自声音本身。例如,如果用户关注应用程序本身,因为平台上的一本书和一个主题,也表明用户会因为其他版权书而关注另一个应用程序。此时,应用程序更像淘宝和JD.COM。用户只对商品感兴趣,而不是平台本身。

而且荔枝是用声音留住用户的,说明用户和播主之间建立了情感互动,就像每天使用微信一样,很容易不换,粘性也更大,当然,这也是荔枝一直只能以音频收入为主,而广告收入却很不理想的原因。

荔枝当然也不能偏安一隅,在音频领域,除了原来的竞争对手外,不少大品牌也已宣布要进入。最近,腾讯音乐、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宣布进入长音频领域,早在前几年,阅文、B站也早已进入,这些巨头的影响又会如何?

就资本而言,目前荔枝和这些平台自然很难一拼,别说这些巨头,在众多竞品中,喜马拉雅也是独一无二的,其用户渗透率为62.8%,荔枝、蜻蜓FM、企鹅FM加起来只有33.5%。

但是从用户粘性的角度来看,荔枝的平台模式正好巧妙地避免了与巨头的正面碰撞。当前,我国音频用户中,男性占60%左右,中年人占36-40岁。

而且据荔枝招股说明,荔枝的用户画像相反,其中56%是女性,超过一半是90后。与其他强调专业化或娱乐化的音频平台相比,荔枝的内容更倾向于情感和陪伴,这也是用户粘性更高的原因之一。

在音频领域,荔枝已经差异化,正好成为荔枝本身的护城河。

未来,荔枝FM将如何扩大盈利渠道?

暂时,其他音频APP可能无法直接取代荔枝,但熔财经认为,改善当前的盈利模式,仍然是荔枝需要关注的首要问题。

根据荔枝目前的收入模式,短期内刺激用户的ARPU并不容易。一方面要考虑活跃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,另一方面要考虑刺激用户付费意愿。

在这里,熔财经认为,与其参考同行音频平台的业务发展,不如参考荔枝的平台模式,更像虎牙、斗鱼甚至陌陌,为用户提供内容和情感陪伴。

例如陌陌,除了原有的直播业务外,近几年还加入了一些游戏产品,开启了陌陌作为泛娱乐社交平台的社交功能和关系网络。在这方面,实际上也可以参考网易,作为一个音乐平台,网易云的社交属性更为广为人知。

下一步,荔枝大可以在原主播的基础上,建立自己的音频社区,加强用户与创作者的互动,也可以激活台上用户的活跃度,提高他们成为付费用户的转化率。

而熔财经则认为,荔枝不妨反其道而行之,增加一定的内容成本,主要用来奖励播主或用户的原创内容,通过激励计划吸引高质量的内容,提出用户的付费意愿。

目前荔枝的业务还是比较薄弱的,但投资者不应该低估声音带来的力量。与短视频相比,虽然声音的刺激性没有那么高,但它可以保存更长时间。荔枝的慢发展在未来可能会更强大,也不确定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